那些小事、写给自己【小学】

一直想写一些关于自己经历的东西,一直没有开始,终于现在下顶决心开始了,不管怎么样,这是只属于我自己的故事,而我在这里表达,描述一个真实的自我,虽然只是一些小事,但是,能记住,也很不错了。那些小事、为自己。

那些小事、

依依希希的记得一些小事,从童年到少年,小学在村小上的   跑步5分钟、走路15分钟(现在的速度) ,虽然不远,但是在家门口还是看不到学校,对于小小的一个孩子来说,这段路程太远了,还好有一群小伙伴:慎桃伟、慎冬华、慎雪、慎月梅      (现在想起来,怎么都是姓慎的啊、只有我姓沈、我们那个村可是叫沈店村啊、怎么姓慎的比姓沈的多啊、家族的悲哀 – -!)其中、只有慎桃伟是男的、其他3个都是女的、这样我们2个大男人就成了这三个女孩子的保镖了、每天一起上学放学都一起的。现在想起来、记得小学的时候这几个人中我学习是最好的哦、经常期末考试都要奖励墨水、钢笔、本子什么的、那时候可高兴了、不像现在的小孩子、差距啊。

小学也不是那么平平淡淡的,记得大概读三年级的时候,放暑假我去爷爷家了(爷爷家在一个国有企业园里面,高桥磷肥厂(现已倒闭关门)),暑假快结束的时候回家就听说我的有一个小伙伴去了天堂,她叫慎雪、皮肤很白的一个小女孩、是因为破伤风、记得当时没有伤心的感觉(我还真是一个却心眼的小孩子,主要是对死没有什么概念),只是有点惋惜,少了一个小伙伴。

然后是小学四年级,又有一个小伙伴丢下我们去了北京,那就是我们的慎月梅 同学,由于她的父母都去北京工作了、所以她也跟着去了,现在想起来,那是1996年,北京,不知道是什么样子,到现在我都没去过,只是记得有这么一首歌:“北京的金山上放光芒,照四方……”

小学、还有一些留在脑海中的记忆、记得我家有一条狗,年龄和我一样大的,1986年的生日,一直陪伴我成长,我们的姐姐,爸爸,妈妈叫她“狮子”,狮子是一只通人性的狗,从来不乱咬人,特别是我的小伙伴们,都很喜欢我们家的狮子。关于我们家的狮子,我只记得有一次放学回家没有看到她,我问爸爸,狮子跑到哪里去了,爸爸说一天都没有看到了,我去找找,然后爸爸在狮子的窝旁边找到了狮子,她已经奄奄一息了,但是她刚生了孩子,一直待在喔里喂孩子(真的是母爱无私啊,都要死了,还要喂孩子)。爸爸说可能是错吃了老鼠药,我就哭了,哭着问爸爸狮子是不是要死了,爸爸说,我看下能不能抢救一下,然后爸爸找了一片仙人掌磨碎后给狮子吃了,爸爸说这能这样试一下了,挡我第二天起床的时候,狮子活蹦乱跳的跑到我面前摇尾巴,我知道狮子得救了,到我小学6年级的时候、狮子离开了我们、我一直记得陪伴我走过十二年的狮子,这也是我们家喂的最久的一条狗狗了。

继续、想起来。我第一次让一个小女孩受伤的故事发生在小学四年级,记得那时中午休息时间,我跑到隔壁班去玩翘翘板,结果由于人太多了,跷跷板把一个女孩子的手压破了,那个血啊,流的凶的很,她一下子就哭了,我还记得她是我们班沈勤勇同学的妹妹,我的天啊,这个女娃子就赖上我了,有这么多人,偏要怪我,哎,谁让我是个好心的人呢,我就说:走嘛,我带你去敷药。可怜的是,我身上一毛钱都没有,那个造孽啊,就带着她回家去了,我在前面走,她就在后面默默的跟着,一直走到家里,我叫老爸给钱,老爸潇洒的很,直接给了我10元大钞票(1996年10元是啥概念知道不,我们学校门口卖棒棒糖的,5分钱3个!)然后我又带着这个第一个因为我而受伤的女孩子去了医院,路上遇到了村上的人些,我只记得听着他们好像说了一句:小伙子,不错哟,才4年级就带女朋友回来了。(现在想起来,我读小学的时候哪里知道什么女朋友哦,杯具!)到了医院以后,医生给女孩子敷药完毕,我问医生多少钱,医生说:5角!然后我给了他10元大钞,医生说:有零钱没,我说:没的,医生说,我没钱找你啊,那算了吧。(O(∩_∩)O哈哈~好医生啊)

说到慎桃伟同学,他是我们那几个小朋友里除了我以外唯一的男的,所以我们成了死党,小学流行打背背战,就是那种一个人背一个人去撞另一个组合那种,特好玩啦。每次都是他背我,(他壮!)记得有一天下雨了,下课后就只能在教室里面打背背战,我们这个组合又和沈鹏和沈剑(小学同学)这个组合干上了,由于干的很猛,没注意周围环境,而且我们太猛了,一次攻击中把他们撞翻车了,直接让他们倒地了,那个牛逼的很啊。杯具的事,下雨天,教室里伞放了很多,这个攻击直接导致他们后面的伞被压扁了一个,然后我的同桌王丹同学(偶的第一个女同桌哦)马上就跳起来了:“你们谁把我的伞压烂了,陪起哇!”我晕,沈鹏和沈剑就怪我们了,就说是我们把他们撞去压烂的,哎,我好人的气质又发挥作用了,陪就陪嘛,我给你拿去修起哈,结果拿去修花了2元钱,一人平摊1元(天啊,我的棒棒糖,60个呢!)。

关于超生游击队,沈店村是个传说中的村落,真的,在我们那5个小伙伴中有3个是超生组织的。慎桃伟、慎冬华和我都是花钱买来的(超生罚款),慎冬华(有个姐姐-慎秋群),800元,慎桃伟(有个哥哥-慎星亮)1200元,我(有个姐姐)1280元,知道为啥我最贵不,哥给你说,我出身的时候体重最大!!强汗!瀑布汗!!看来只有我们家得偿所愿,一男一女(生孩子技术活啊,我和我姐农历生日同一天)。我姐姐那一代超生的也多,有罚款250元的,有罚款450元的,这些金额就成了他们的外号了,一直被叫到现在偶读还在叫,而我呢由于金额上一千了,不好叫,所以没有这个别称了,哈哈,贵点是有好处的,我可不想被叫250呢!

然后,2010年11月10日,继续写。上面说到了超生游击队,慎桃伟的哥哥、慎冬华的姐姐和我姐姐是一个年龄段的,也是同班同学,记得有一件很搞笑的事情,不知道什么原因,慎桃伟同学叫他的哥哥一直叫不清楚,叫的是“都都”,真是的,这个称呼记忆犹新啊。记忆中,我的头被慎桃伟同学打爆了2次(怪不得现在这么瘦,杯具啊杯具),一次是他哥哥和我姐姐打架,(我姐姐比我大4岁,她读5年级的时候,我读一年级),我姐姐打不过他哥哥,我就跑去帮忙,结果慎桃伟同学就怒了,也去帮他哥哥,直接搬一个石头就砸过来了,我只记得我的眼前一下子就红了,我自己一摸,哇靠,这么多血,为啥就不痛了,慎桃伟他哥哥当时就傻眼了,直接拖起我往家里跑,然后他的妈妈带我去医院包扎了。第二天,我没去上学,下午放学后慎桃伟同学就来了,提了好多鸡蛋,还给了我10块钱,鸡蛋我妈妈收下了,钱我妈妈打死都不要,结果当天慎桃伟就在我家吃饭,还叫我帮他做作业(我晕,谁叫我学习好呢)。第二次,大概是小学3年级,冬天,我还记得我戴了一顶灰色的帽子,毛线打的那种,可以拉下来把脸都蒙完,只留眼睛在外面的,酷毕了(现在想起来,如果前面没有那个着遮遮(不知道用啥形容),真像是飞虎队的帽子呢),就在上午去读书的路上,我们一人拣了一个竹棍子玩,玩着玩着他就像用丢飞镖的样式把他丢出去,结果不知道咋的,戏剧性的那个竹签签插到了我的头上,马上又是鲜血直流,我马上摘下帽子蒙住头就往家里跑,跑到家里妈妈就抱着我跑到了我们村上的卫生站包扎了,医生说:在偏一点插到眼睛问题就大了,幸好啊,现在我眼睛上面一点的位置都有这个印记。

小学的点点记忆,很依稀。记得有一次放学回家后和姐姐去河边割猪草(那时候家里都有喂猪的),姐姐就带我去玩,记得是夏天,就去河里插水玩,玩是好玩,但是晚上回家就遭惨了,因为全身的衣服裤子全部打湿了,直接罚跪,跪堂屋门口,(没被打,记忆中没被父母打过),关于这个就只有这么一点记忆了。还有一次姐姐和她的小伙伴(都是比我大2.3岁的女娃子)在我家玩,我和慎桃伟也到我家玩,姐姐和她的那群姐妹就把门关了,不让我进去,还说想进去就得“化妆”,结果被这群疯女娃子涂了个大红脸,额头上还点了红点(貌似很流行),哎,杯具啊。。。

姐姐学习一直很好,记忆中,从小学到中学一直是班长,我学习也不耐,那么就发生了这么一个事情,慎桃伟的哥,照抄我姐的作业,慎桃伟同学照抄我的作业,强悍啊!

关于小学的记忆大概就这么多了。

现在小学的伙伴们大概情况如下:

慎桃伟 已婚 已有孩子

慎冬华 已婚 已有孩子

慎月梅 未婚 研究生在读

我    单身    混在成都

未完待续。。。。。。

 

 

 

–百度空间2010-11-09 记录日志

头像
About sun 55 Articles
85后青年,自诩为伪文艺青年

Be the first to comment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
*